图片是樱桃的漫画app

“快快有请!”

九王妖女立刻站了起来,不多时就见一位老者在几名年轻执法者的陪同下走进了大殿。

“属下九妖,见过孤傲门主。”

九王妖女微微躬身抱拳,只见这老者哈哈一笑“小九无需多礼,老夫是闲来无事,过来找你叙叙旧啊。”

这老头叫孤傲,是执行门的副门主,是吞噬巅峰期修魔者,也是统领整个海王星执行门的头目。执行门总部在第六星球,门主自然也在那里,剩下其他五大星球的执行门,都是由五位副门主来管理,可以说这个孤傲在海王星有着绝对的生杀大权啊。

“多谢门主挂念,您请上座。”

等二人坐下后,孤傲老头摸着胡须道“我听说…白洛兴城要举行仙术大赛了?”

“是的,后天就是大赛开幕了。”

“嗯!”

孤傲点点头“你费心关注一下,要是有合适的修行者,就拉拢过来吧,让他们为我执行门效力。”

“是,属下一定会亲力亲为。”

孤傲正色道“城主府最近也要招收侍卫,尽量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,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也省得外人说闲话。”

文艺女孩海岸看斜阳

海王星各大城市的城主,基本上都是海王星本土人,他们在这里能享受很高的待遇,但是却没有话语权,说白一点这城主就是个儿皇帝,典型的傀儡角色,不过城主还是有些威望的,最起码身份地位比较特殊,各大宗门和世家也都不敢轻易得罪。

“门主放心,属下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九王妖女眼珠子一转,突然开口笑问道“大人,不知少宗主前来是有何要事吗?”

“少宗主?什么意思?”

孤傲有点发懵,九王妖女故作惊叹道“难道您不知道,宗主大人的千金已经来到海王星了。”

“嗯?”

孤傲楞道“你这是听谁说的?”

“怎么了大人?难道不是吗?我也是听外面传言说的。”

九王妖女耍了一个心机,孤傲冷冷一笑“纯属胡说八道,你恐怕还不知道吧?少宗主大人她…早已走火入魔疯掉了。”

“什么?疯…疯掉了?这怎么可能?”

九王妖女顿时懵了,就听孤傲低声道“前段时间我去了第六星球,是总门主大人亲口告诉我的,这还能有假?少宗主已经被宗主大人给软禁了起来。”

“据说…她是修行了某种魔功,这才邪火攻心入魔了,就连宗主大人都束手无策啊,就因为这件事,宗主一直在闭关研究功法,希望能帮少宗主恢复正常。”

“哎…”

孤傲老头叹口气道“可怜宗主大人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要是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…他连个即位人都没有。”

“原来…原来是这样啊,那外面说的一定就是谣言了。”

九王妖女内心很是震撼,既然少宗主都已经疯了,那么之前来的那个女人又是谁呢?从她的眼神和实力来看,此人绝不是简单角色,那种霸气十足的表现是伪装不出来的,这个神秘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呢?

……

仙云学院,岩龙松办公室内。

欧亚菲和肖恒等几人都在耐心的等待,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,但始终不见林紫阳和洪峰归来。

“妈的,不会出什么事吧?”

老乌根本坐不下来,一直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的。

“哎呀!”

铁罗汉无语道“我说老乌,你能不能先坐下啊?你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,我脑袋都大了。”

“我他妈能坐得住吗?完了完了,我看这是要凶多吉少啊。”

“闭上你的乌鸦嘴吧,就算没事都得被你说有事了。”

“嘿…你他妈找不自在是吧?老子是那个意思吗?”

“那你什么意思啊?”

“卧槽!你他妈还来劲了是不?信不信我抽你丫的?”

“你以为我怕你啊?”

两位大哥一句话不合又吵了起来,欧亚菲突然一声暴喝“够了,吵什么吵啊?你们还嫌事情不够多吗?”

“就是啊,有什么可吵的?你们两个要是想打架,就赶紧滚出去打,别在这碍手碍脚的。”上官蓉希微怒道。

“我都懒得跟他动手。”

老乌哼了一声,铁罗汉不甘示弱道“你以为我愿意搭理你啊?逗逼一个。”

“你他妈再说一句试试?”

“试试就试试,咋地吧?”

“都他妈给我闭嘴!”

岩龙松一声怒吼,这两位大哥一缩脖子,赶紧闭嘴不吵了,都老实儿眯着了。

“再等两个小时,要是人还不回来,我就硬闯执行门!”

‘咣当!’

就在他话音刚放,办公室的大门被人一脚给踹开了,只见林紫阳架着身是伤,已经昏迷不醒的洪峰闯了进来。

“九鼎…”

众人同时一惊,但来不及多问什么,赶紧把洪峰给抬到了床铺上。

“天呐,他受伤很严重啊?”

瑶姬仔细检查了一下“身骨骼多处断裂,还好经脉没完断裂,要不然他修为必废。”

她心中有些疑惑,按照伤势来推断的话,对方显然是要废掉他身修为,可为何经脉只是受损没断裂呢?这就有点说不通了,按照洪峰的等级段位,他根本就扛不住这么强烈的重击。

只是这些话她现在没办法问出口,欧亚菲赶紧拿出极品回血丹给他服下,这丹药一进入他体内,就迅速被吸收了,只见他扭曲断掉的四肢,正在被一点点矫正,虽然速度极慢,但肉眼还是能分辨出来。

回血丹服下后,极品培元丸又让他服了了几粒,有这两种顶级丹药的治疗,他的伤势七天内就能痊愈了。

“我去,药力吸收的好快啊。”

瑶姬有点震惊,极品回血丹虽然是疗伤奇药,但能吸收这么快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其实原因很简单,这丹药是洪峰炼制的,他肯定要结合自己的特征来炼制,也就是说这丹药对他是最有效的,其他修行者都会慢很多。

“岩老师,九鼎他不会有事吧?”

欧亚菲一脸担心,林紫阳接话道“放心,只要经脉保住了,他就不会有生命危险,修为也不会降低的。只是…后天的仙术大赛,他已经无缘参加了。”

“啊?不是吧?”

老乌楞道“我靠,九鼎可是咱们战队的主力啊,要是少了他的话,咱们战队的实力会大打折扣的,不能想点别的办法吗?”

“能是能,不过…”

林紫阳叹气道“这对他的身体有所损伤,他才刚刚迈入筑基期,会形成强大的真元反噬,到时候恐怕会适得其反啊。”

“这…哎…”

老乌无奈道“真他妈的杂碎,执行门的人下手可真狠啊,这摆明就是要他命去的。”

“是九王妖女干的吧?”

岩龙松猛的握紧拳头,林紫阳低声道“应该是,我赶到执行门时…九鼎就已经这样了,我要是再早一点就好了。”

“别这么说,要是没有你的话,九鼎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。”

欧亚菲一把握住她的手,含泪感激道“谢谢你林姑娘,真的很谢谢你。”

“你不用谢我,我救他又不是为了你。”

林紫阳虽然这么说,但欧亚菲依旧是满脸笑容“那我也要谢谢你,林姑娘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你尽管说,我一定尽力而为。”

“哦?真的吗?”

林紫阳转着眼珠子笑问,欧亚菲用力点头道“当然是真的,我向来说话算话的,只要是我能办到的,我决不推辞。”

“是吗?呵呵…那感情好啊。”

林紫阳妩媚一笑“我现在还真就有一个小小的要求,你是肯定能做到的,就怕你不答应我啊。”

“你说,我一定答应!”

“喂喂喂,别乱答应别人,你用点脑子好不好?”

老乌急的在下面嘟囔一句,周围的人也都听到了。

欧亚菲却不以为然道“林姑娘救了九鼎的性命,我帮她做点事情又算什么呢,你说吧,我肯定答应你。”

“很好!”

林紫阳一拍手“我的要求很简单,你……离开九鼎!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