萸色丝瓜视频

陈扬虽然真实年龄只有二十八岁,但是他在太宇权杖里呆了十年,平行世界里待了十二年。加在一起,他也算是真正活了五十岁了。

所以,陈扬的沉稳,还有算计,经验,都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标准的老江湖了。

此时,面对灵慧和尚的提问。

陈扬一笑,说道:“我敢跟打赌,待会那位天香大人会来找我。”

“哦,为什么是她?”灵慧和尚说道。

陈扬说道:“这里面,我看起来是最好击破的。而且刚好我是个男人,男人最大的软肋就是一个色字。虽然普通的美女是诱惑不到我,但天香不同。她的修为十重天中期,而且媚功非凡。所以,我很难应付得了她。”

灵慧和尚说道:“那怎么办?咱们是不是应该找蓝姑娘她们商量一下。”

“不可!”陈扬说道:“之前是敌在暗,我们在明。但是天香一出手,马上就是我们在暗,他们在明了。我要将计就计。”

“可道友抵挡得了她的媚术吗?”灵慧和尚担心。

“不是还有吗?我自信抵挡得了,万一抵挡不了。还有可以去跟蓝紫衣她们通风报信。”陈扬说道。

灵慧和尚说道:“那好吧。”

蓝紫衣和明月仙尊所在的房间相隔倒是不远,蓝紫衣主动到了明月仙尊的房间。

雨季清纯美女小树林清新色彩甜美可爱

明月仙尊盘膝打坐,全身上下,便都有一种大宁静的状态。

蓝紫衣进来之后,笑笑,说道:“明月,在我突破到了洞仙境之后,的心态反而越发的宁静了。这一点,倒是让我意外了。”

明月仙尊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点城府和度量,我还是有的。”

蓝紫衣说道:“的心性和天赋,我本就不用担心的。能一手缔造出明月宫来,这就说明了的不凡。”

明月仙尊笑笑,说道:“好啦,蓝紫衣,这些客套话,咱们也没必要说。来找我,总不是来专程安慰我的吧?”

“我就是来安慰的。”蓝紫衣很认真的说道:“虽然不需要。”

明月仙尊微微一呆,她看向蓝紫衣。她的眼眸中,有了一丝情感的变化。

好半晌后,她淡淡一笑,道:“蓝紫衣,说真的,已经有很多很多年,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我觉得感动了。但这句话,居然让我感动了。”

蓝紫衣说道:“咱们相识的时候,就是从打架开始。萧明月,从来都是那个仰着高傲的头颅的家伙,也永远不会服输。”

“但我从来没有赢过。”明月仙尊说道。

蓝紫衣说道:“我们之间,不需要赢。我有的,只要要,都可以拿走。”

明月仙尊说道:“好啦好啦,再说下去,我怕是要哭了。”

蓝紫衣哈哈一笑。

她接着坐到了床边,然后一边说话,一边用意念交流。

“明月,朝天大圣合作的事情,怎么看?”

明月仙尊微微一怔,随后说道:“不会是这么单纯,就像是哈迪斯与我们合作一样,肯定是包藏了祸心。”

蓝紫衣说道:“与哈迪斯合作的时候,就知道他居心不良。但是当时,也只得借助他的力量。而现在,我们还是同样的境况。”

明月仙尊说道:“他们现在是部确定我们为什么能击败宙斯和哈迪斯,所以想要搞清楚这个秘密。从他们安排住宿的情况来看,陈扬就是他们的突破口。”

蓝紫衣说道:“我也是这般想的。”

“那看来,我们要注意陈扬。”明月仙尊说道。

蓝紫衣说道:“不用了,将计就计吧。陈扬是打不死的小强。”

明月仙尊说道:“好吧。”

蓝紫衣说道:“看起来,哈迪斯没有向朝天大圣透露宙斯和阿波罗的事。眼下阿波罗的实力已经恢复了,他也是虚仙境,这算是我们的一招暗棋。”

明月仙尊说道:“嗯,可惜宙斯的实力是暂时恢复不了了。”

蓝紫衣说道:“那也是我们造的孽啊!”

明月仙尊说道:“其实照我说,咱们何必顾忌宙斯呢。直接让陈扬将他给吞噬了,如此一来,陈扬也许能够实力大涨呢。既然已经结仇了,何必再婆婆妈妈的。”

蓝紫衣说道:“这不是婆婆妈妈,而是比例问题。杀死宙斯后所带来的麻烦,比吞噬宙斯带来的好处不成正比。宙斯一死,牵扯太大了。还有,我跟阿波罗发过誓,不到逼不得已,不会杀害宙斯。世间有因果,我若食言,他日因果降临,很难抵抗。”

明月仙尊说道:“好吧,说的总是有道理。”

蓝紫衣随后就结束了和明月仙尊意念的交流,她又说道:“明月,我现在将我领悟的空间规则碎片,凝聚成一颗丹丸给。能不能领悟,就看自己了。若是也领悟到了洞仙境,那咱们这次对朝天大圣,也不用有太多顾忌了。”

她说完之后,眉心便射出一片氤氲的五彩光芒。这五彩光芒将整个房间弥漫住。

乍一看,还以为是一个沸腾的温泉呢。

蓝紫衣接着手指弹动,再五指一抓,立刻就将这些五彩氤氲的光芒收缩起来。这些光芒迅速收缩成了一团。蓝紫衣凝练之下,便成了一枚滴溜溜的丹丸。

“给!”蓝紫衣手指一弹,就将丹丸弹射向了明月仙尊。

明月仙尊伸手一抓,将其抓在手中。

“走了!”蓝紫衣转身离开。

明月仙尊至始至终,也未说一个谢字。她们彼此之间,也从未需要这样一个字眼。

“来了?”入夜的时候,灵慧和尚在玄黄神谷种子里突然心灵一动,跟陈扬意念交流。

陈扬也立刻就感觉到了细微的脚步声。

随后,门外传来敲门声。

“陈扬?”天香大人柔柔软软的声音传了进来。

陈扬马上装作警觉,道:“什么人?”

“我是天香。”

“原来是天香大人啊!不知道天香大人这么晚了前来造访,是为了什么事情?”陈扬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。

天香大人嫣然一笑,说道:“这漫漫长夜,甚是无聊。小扬是见过外面世界的人,所以我想和聊聊。”

陈扬说道:“聊聊?那还是明天再聊吧。毕竟,孤男寡女的,大晚上在一起聊天,传出去了也不好。”

“天啦!”天香大人说道:“陈先生,这是说的什么话啊?”

陈扬有些郁闷,道:“嗯,这话很奇怪吗?”天香大人说道:“那什么孤男寡女,男女之防都是俗世界的凡人思想,岂能约束我修道之人。居然还有这样的思想,我真是感到不可思议啊!”

陈扬呵呵一笑,说道:“那什么才能约束我呢?”“这冤家,就不能把门打开了,我们再聊吗?”天香大人说道。她的声音柔软而诱惑,听的人心里都酥了。便是铁石心肠的人,也忍不住为之动念。

陈扬当下说道:“那好吧。”

他起身前去将门打开。

门外的天香大人穿着红色的裙子,她并不露任何雪肤出来,妆容也是精致而淡雅。但偏偏就是这样的妆容,加上她的魅惑气质,却有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。

天香大人定定的看向陈扬。

她的眸子里水汪汪的,就像是要将陈扬融化一般。

陈扬不由一笑,他可是情场老手好吗?

“天香大人,里面请。”

天香大人袅袅婷婷入内,她在桌前坐下,说道:“陈先生,听说将我给安排的美姬给推走了。这是为什么?”

她开口就问这个问题,便让这房间里的情欲气息顿时就浓了一些。

陈扬都有些措手不及。

“是嫌她不够漂亮吗?”天香大人说道。

“那倒不是。”陈扬说道。

“那是为什么?”天香大人说道。

陈扬说道:“我已有心属之人。”

天香大人微微一怔,随后掩嘴轻笑,说道:“看不出来,陈先生倒是个痴情的人儿。”

陈扬微微一笑,道:“好说。”

天香大人接着说道:“不过啊,修道之人,都讲究畅快和念头通达。男子爱好美色,乃是身体本能。这肉身之事,都不过是皮相而已。就算和我们的美姬快乐一下,那也不算背叛吧?”陈扬说道:“那可能是天香大人的想法,我这人比较忠诚。”

天香大人说道:“我倒真是好奇,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,可以将陈先生这样的奇男子吸引得这般坐怀不乱。”

陈扬说道:“如果有机会,我肯定向天香大人您引见。”

天香大人嫣然一笑,说道:“好,好,好!”她顿了顿,又说道:“我们狐族见识过太多的男人,大多都是薄情寡性的,今日却让我见到先生这样的秉性,这是天香的荣幸。”

陈扬不由好奇,说道:“这里还有男人的存在吗?”

天香大人微微一笑,说道:“当然有,我们狐族也要延绵子嗣的,不是吗?”

陈扬干咳一声,说道:“狐族延绵子嗣,是找人类吗?不是应该找狐族里面的男子吗?”

天香大人说道:“能够修炼成精的,可没有一个男子哦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陈扬好奇。

天香大人说道:“因为公狐狸缺少灵慧,根本无法修炼。”